美剧《暴君》:展现中东独裁者的家与国

美国“Deadline”网站称,启动新剧集就像掷骰子,开发没有明星加盟也没有重大卖点的剧集像是自寻死路。但从美国FX有线电视网新剧《暴君》播出的头两集看,这个剧集已经找到了生存空间。

在美国电影网站“IMDb”上,《暴君》获得了8.4分的不俗评价。美国观众“Iris_85027”称赞这部美剧制作团队的勇气:“我从未想过自己会真诚地赞美一个小众的电视剧。只要演员和制作团队在接下来的拍摄中不屈从于‘政治正确’,我就会一直看下去。”

《暴君》的主人公巴萨姆·阿尔费耶出生在中东国家的独裁者家庭,16岁时逃离故土,在美国成为医生。25年后,他带着妻子儿女回国参加侄子的婚礼,恰逢父亲去世。他面临着人生抉择:是回到美国继续中产阶级的生活,还是留下来帮兄长统治这个战乱中的国家?

这部剧的台词堪称亮点。剧中,担任总统40多年的卡勒德对儿子感慨:“我给了他们一切,他们仍然不满足,叫嚣着要自由。要自由干什么?互相残杀吗?我给了他们和平与繁荣,他们却只要混乱。”对照真实的中东乱局,这样的台词令人唏嘘。

因为兄长无辜被捕,劫持了独裁者家庭成员的娃娃兵大喊:“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没有人愿意聆听我们的声音!”美国《娱乐周刊》称,这句话应该成为这部剧的主题,这个小男孩说出了成千上万人的心声。和高层的勾心斗角相比,展现底层人民的挣扎更有意义。

“这就是发生在中东的《国土安全》。”美国《福布斯》杂志称,这部剧拥有评论者喜欢的全部元素——讲述一个遥远国家的故事;主要演员的表演没有瑕疵;内容符合成年人的审美;剧本干脆利落——但观看这部剧仍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暴君》的制片人霍华德·戈登是“艾美奖的宠儿”,一手打造了《国土安全》、《24小时》等热门剧集。谈起青睐《暴君》的原因,戈登对美国雅虎新闻网电视频道表示:“和很多人一样,‘9·11’对我产生了重大影响。如今中东的新进展让人难以置信,局面的复杂和棘手吸引了我。我希望与这些问题搏斗,缔造出有趣又引人注目的角色。”

在开播之前,这部剧就登上了美国《好莱坞报道》杂志的封面,封面文章称,《暴君》挑战了在美国电视圈长期存在的观点:人们不喜欢看远离自己生活的故事。“最容易的事是让观众感觉在看自己,第二容易的事是让他们感到在看白痴的邻居,这样他们就可以指手画脚。让观众看别的就困难多了。”FX总裁约翰·兰德格拉夫说。

但戈登对此十分乐观。“电视变了,我们的口味和剧本也变了。看看《》吧,头版、5版和8版讲的都是发生在埃及、叙利亚、黎巴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事。”“世界的这个部分正在创造历史,这让很多人尤其是美国观众十分困惑。揭开中东国家疯狂引擎的面纱,在那里上演个人和家庭的传奇,这是个绝好的机会。”

为了配合中东的政治气息,戈登塑造的主角“都怀揣近乎固执的希望,面临不可避免的悲剧”。

吸引李安的正是《暴君》。在邀请李安之前,这部剧的主创人员忙着弥合编剧之间的意见分歧,应付HBO和FX对剧本的激烈争夺。一切尘埃落定后,他们需要一位大名鼎鼎的导演。

在两个月里,戈登不停地“骚扰”李安,希望让李安动心。“那感觉就像我在和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约会,想方设法让她嫁给我。”戈登告诉《好莱坞报道》。

赢得奥斯卡小金人几小时后,李安终于点头应允。不过,戈登的兴奋没能持续多久。李安在担任戛纳电影节评委期间改变了主意,他觉得自己不能应付这样高强度的项目。

“一天早晨,他给我打电话。他告诉我,‘我觉得糟透了,我在灵魂中不断地寻找灵感,我累了’。”戈登说,“那真是心碎的感觉啊!你曾经拥有李安,如今,你失去了他。”

戈登坚持由知名导演为这部新剧掌舵。他找到了大卫·叶茨,后者因为导演了“哈利·波特”系列的最后4部电影被人们熟知。

从大银幕转向小荧屏,叶茨一时无法找到感觉,画面“顽强”地坚持着两人或者3人的构图。

兰德格拉夫称赞叶茨的作品“形式上很美”,但叶茨承认,看过第一版剪辑后,他想打退堂鼓。剧组成员称,叶茨最初拍出的画面“缺少亲密感”,“你像个外人,正在窥探”。好在,叶茨只用了几个星期就进入了状态。

《暴君》的拍摄过程几乎集合了美剧制作中可能出现的所有问题。《好莱坞报道》称,把这些麻烦凑起来,足够他们拍摄一部关于曲折拍摄电视剧的肥皂剧了。

制作人和编剧像走马灯一样来了又走,他们难以在剧集的愿景上与戈登达成一致。

选角色让剧组抓狂。为主角试镜的明星不少,但没有一人看起来像中东人。就在剧组濒临绝望时,36岁的英国演员雷纳出现了。他有着本·阿弗莱克那样的俊朗外形,却默默无闻。他的经纪人认为,让他扮演“40岁的阿拉伯顾家男人”有些勉强。雷纳最终赢得了这个角色,他开玩笑说,这是因为“他们实在找不到别人了”。

剧组最初选择的外景地是以色列,随后考虑了约旦和土耳其,还有美国,但因为制作成本太高而被否决。摩洛哥成了拍摄试播剧集的外景地。然而,摩洛哥基础设施贫乏,在那里拍摄不是长久之计。最终,以色列成为拍摄地,后勤人员默默承受了搬家的大工程。

戈登说,有些困难让他几乎拍不下去。“总有人声称受到了冒犯,但我们还是会在中东拍摄,这个地方有我们需要的建筑、面孔、音乐、色彩和光线。”

美国“Deadline”网站称,启动新剧集就像掷骰子,开发没有明星加盟也没有重大卖点的剧集像是自寻死路。但从美国FX有线电视网新剧《暴君》播出的头两集看,这个剧集已经找到了生存空间。

在美国电影网站“IMDb”上,《暴君》获得了8.4分的不俗评价。美国观众“Iris_85027”称赞这部美剧制作团队的勇气:“我从未想过自己会真诚地赞美一个小众的电视剧。只要演员和制作团队在接下来的拍摄中不屈从于‘政治正确’,我就会一直看下去。”

《暴君》的主人公巴萨姆·阿尔费耶出生在中东国家的独裁者家庭,16岁时逃离故土,在美国成为医生。25年后,他带着妻子儿女回国参加侄子的婚礼,恰逢父亲去世。他面临着人生抉择:是回到美国继续中产阶级的生活,还是留下来帮兄长统治这个战乱中的国家?

这部剧的台词堪称亮点。剧中,担任总统40多年的卡勒德对儿子感慨:“我给了他们一切,他们仍然不满足,叫嚣着要自由。要自由干什么?互相残杀吗?我给了他们和平与繁荣,他们却只要混乱。”对照真实的中东乱局,这样的台词令人唏嘘。

因为兄长无辜被捕,劫持了独裁者家庭成员的娃娃兵大喊:“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没有人愿意聆听我们的声音!”美国《娱乐周刊》称,这句话应该成为这部剧的主题,这个小男孩说出了成千上万人的心声。和高层的勾心斗角相比,展现底层人民的挣扎更有意义。

“这就是发生在中东的《国土安全》。”美国《福布斯》杂志称,这部剧拥有评论者喜欢的全部元素——讲述一个遥远国家的故事;主要演员的表演没有瑕疵;内容符合成年人的审美;剧本干脆利落——但观看这部剧仍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暴君》的制片人霍华德·戈登是“艾美奖的宠儿”,一手打造了《国土安全》、《24小时》等热门剧集。谈起青睐《暴君》的原因,戈登对美国雅虎新闻网电视频道表示:“和很多人一样,‘9·11’对我产生了重大影响。如今中东的新进展让人难以置信,局面的复杂和棘手吸引了我。我希望与这些问题搏斗,缔造出有趣又引人注目的角色。”

在开播之前,这部剧就登上了美国《好莱坞报道》杂志的封面,封面文章称,《暴君》挑战了在美国电视圈长期存在的观点:人们不喜欢看远离自己生活的故事。“最容易的事是让观众感觉在看自己,第二容易的事是让他们感到在看白痴的邻居,这样他们就可以指手画脚。让观众看别的就困难多了。”FX总裁约翰·兰德格拉夫说。

但戈登对此十分乐观。“电视变了,我们的口味和剧本也变了。看看《》吧,头版、5版和8版讲的都是发生在埃及、叙利亚、黎巴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事。”“世界的这个部分正在创造历史,这让很多人尤其是美国观众十分困惑。揭开中东国家疯狂引擎的面纱,在那里上演个人和家庭的传奇,这是个绝好的机会。”

为了配合中东的政治气息,戈登塑造的主角“都怀揣近乎固执的希望,面临不可避免的悲剧”。

吸引李安的正是《暴君》。在邀请李安之前,这部剧的主创人员忙着弥合编剧之间的意见分歧,应付HBO和FX对剧本的激烈争夺。一切尘埃落定后,他们需要一位大名鼎鼎的导演。

在两个月里,戈登不停地“骚扰”李安,希望让李安动心。“那感觉就像我在和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约会,想方设法让她嫁给我。”戈登告诉《好莱坞报道》。

赢得奥斯卡小金人几小时后,李安终于点头应允。不过,戈登的兴奋没能持续多久。李安在担任戛纳电影节评委期间改变了主意,他觉得自己不能应付这样高强度的项目。

“一天早晨,他给我打电话。他告诉我,‘我觉得糟透了,我在灵魂中不断地寻找灵感,我累了’。”戈登说,“那真是心碎的感觉啊!你曾经拥有李安,如今,你失去了他。”

戈登坚持由知名导演为这部新剧掌舵。他找到了大卫·叶茨,后者因为导演了“哈利·波特”系列的最后4部电影被人们熟知。

从大银幕转向小荧屏,叶茨一时无法找到感觉,画面“顽强”地坚持着两人或者3人的构图。

兰德格拉夫称赞叶茨的作品“形式上很美”,但叶茨承认,看过第一版剪辑后,他想打退堂鼓。剧组成员称,叶茨最初拍出的画面“缺少亲密感”,“你像个外人,正在窥探”。好在,叶茨只用了几个星期就进入了状态。

《暴君》的拍摄过程几乎集合了美剧制作中可能出现的所有问题。《好莱坞报道》称,把这些麻烦凑起来,足够他们拍摄一部关于曲折拍摄电视剧的肥皂剧了。

制作人和编剧像走马灯一样来了又走,他们难以在剧集的愿景上与戈登达成一致。

选角色让剧组抓狂。为主角试镜的明星不少,但没有一人看起来像中东人。就在剧组濒临绝望时,36岁的英国演员雷纳出现了。他有着本·阿弗莱克那样的俊朗外形,却默默无闻。他的经纪人认为,让他扮演“40岁的阿拉伯顾家男人”有些勉强。雷纳最终赢得了这个角色,他开玩笑说,这是因为“他们实在找不到别人了”。

剧组最初选择的外景地是以色列,随后考虑了约旦和土耳其,还有美国,但因为制作成本太高而被否决。摩洛哥成了拍摄试播剧集的外景地。然而,摩洛哥基础设施贫乏,在那里拍摄不是长久之计。最终,以色列成为拍摄地,后勤人员默默承受了搬家的大工程。

戈登说,有些困难让他几乎拍不下去。“总有人声称受到了冒犯,但我们还是会在中东拍摄,这个地方有我们需要的建筑、面孔、音乐、色彩和光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