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抖音短视频里 重新“发现”乡村

著名社会学家李培林就说:村庄“悄悄地逝去,没有挽歌、没有诔文、没有祭礼,甚至没有告别和送别,有的只是在它们的废墟上新建文明的奠基、落成仪式和伴随的欢呼。”

在短视频平台上,乡村的能见度越来越高农村生活类视频正越来越多地出现,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追捧。

去年11月,凭着40多条原创视频在抖音圈粉1500多万的张同学火到出圈,就是乡村短视频热的标志性事件。

他的走红,还带动了家乡营口市松树村的旅游热度很多人为了探访张同学而前去打卡。

那根细细的“乡土中国”的红线,一头牵着都市CBD的格子间,一头牵着村头的风土人情。而短视频就像一扇任意门,将无数人带回了故乡;像一架时光机,将无数人拉回了童年。短视频还是一面双向玻璃,消解着城乡之间的隔膜,将完成脱贫攻坚战、迈入乡村振兴时代的新农村的红红火火的日子,告诉更多的人。

新周刊曾将乡村短视频分为六种:分享屠龙技;热梗挖掘机;没才也是艺;土味剧场迷;创业进行曲;正能量传奇。这些乡村镜相,多少有些迎合猎奇心的“底层土味物语”味道。

如今,在短视频平台上,比起“城市凝视”下自我客体化的村味视频,更受追捧的,是许多“天然去雕饰”的村播内容。

它们展示的,是秀美山川、独特风俗,是喂猪逗狗、砍柴生火,是斑驳的红砖房子、掉漆的柜子,是渔夫的赶海、菜农的种菜,是乡村大集,是人间烟火气

透过这些剖面,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地域特色鲜明的风俗,看到许多别致的农家院落,看到闾里乡间的淳朴民风,看到熟人社会里的邻里互助

这些大山里的美景美食美物,会不时“冒”出来,向人们的探知欲招手,撩拨着人们的心弦。

旅游目的地选项栏里,不再只是国内外的著名景区,还有小桥流水人家;美食攻略里,不光写着“咖喱肉骨茶印尼九层塔”,还写着各种农家特色美食已成为不少人当下的旅游新趋向。

抖音2月14日发布的《乡村数据报告》就显示:过去一年,抖音乡村相关视频增加了3438万条,获赞超35亿次。

据其统计,78万人发布了“乡村游”主题视频,视频累计播放63亿次;全国网友累计打卡了122万个村庄。说“乡村游”成了新潮流,毫不为过。

这里面,许多人与其说是去旅游,不如说是去感受感受乡间山水人情之美,感受乡土文化之韵。

“乡村游”成热潮,让人想起文化学者贝拉迪克斯的断言:许多当代文化展示,已从官方的仪式性形式描绘转向民间,以往那些“房前屋后”的琐事现在取代了盛况与辉煌,获得了新的大众魅力。

很多乡村短视频,看起来是记录乡村生活点滴,实则是社会学意义上的“乡村文化记忆的意义再生产实践”,亦是文化展示。

它们不同于那些寓于标语、口号中的宏大叙事,所做的就是通过声色光影的生活化、场景化再现,让乡村意象“活”过来,让乡土文化魅力复现。

很多乡村物象的另一面都是文化符号。这些文化符号往往是先“入目入耳”,再“入脑入心”人们的“旅游凝视”会通过联想与共情,将符号进行情感转化。

在短视频上“游目骋怀”的人们,看到云南元阳的梯田,经常会想到美丽图卷;看到江南的小桥流水,经常会想到柔媚少女;看到一蓑烟雨,经常会想到山河故人这会激发人们的向往之心。

“乡村游”热了,很多村庄火了这本就是正向循环:在短视频平台,“传播-打卡-再传播-再打卡”的增强回路,会让不少村庄在自来水式传播中走红。

在抖音上,新疆布尔津禾木村、安徽黄山宏村、四川凉山悬崖村、黑龙江漠河北极村和四川甘孜下则通村,位列最受关注村庄的Top5。

禾木村,有原生态的美:夏季木屋旁盛开的野花、秋日弥望的金黄色白桦林、冬天积雪掩映下的袅袅炊烟。

不能说,没了短视频,这些村庄就火不了,但毫无疑问,短视频助推了它们的火。

乍看起来,它们的火,各有各的因由,但相通之处就摆在那

三农问题专家朱启臻说过,中国的村落文化不仅表现在山水风情自成一体,特色院落、村落、农田相得益彰,形成的独特村落景观,更主要地表现在村落所具有的信仰、道德,村落所保存的习俗,村落所形成的品质和性格。“当我们戴着审视村落文化价值的眼镜走进村落时,你就会发现村落是一座文化的宝库,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人们的一举一动,都被赋予了深刻的文化意义和乡土情怀。”

短视频平台上那些反映乡村原生态生活场景的“元叙事”式创作,就是在挖掘村落文化这座“宝库”。

最终禾木村、宏村、悬崖村、北极村、下则通村被发掘出来了,张同学在的松树村也被发掘出来了,成了“乡村游”热点目的地。

它意味着,乡村可以从主流视野的边缘地带走到中心位置,保护村落文化与推动乡村发展的议题能得到更多的关注。

揆诸现实,不少拥有历史文化价值的古村落,原本藏在深山人未识,人去房空、日益破败。

如聚族而居的古村落浙江丽水横樟村,村中有文物古迹20多处,古道、古桥、牌坊、古银矿洞、摩崖石刻等保存完整,传统建筑群古朴自然。

结果当地养蜂人在抖音上直播,“一不小心”就将古村风光带入网民视线,横樟村因此走红。很多网民前去探访,自发传播当地的古村落文物文化,增进了保护乡村遗产的共识。

跳出文化遗产保护的维度,从地方发展层面看,短视频带动的“乡村游”热潮,更给众多村庄带来了难得的新发展机遇。

河南新乡市小屯村,就是个例子:小屯村本来没什么知名度,但由于29岁的抖音up主@大新同学(尚勤杰)在村里建筑外墙上画涂鸦,一下子让之前凋敝的村庄爆红网络,吸引了几十万年轻人去打卡。

文旅先行,致富去贫。随之而来的,就是一段“用墙绘带动全村旅游与村民增收”的佳话。

值得一说的是,“乡村游”不是以粗暴的计划式产业导入方式,破坏这些地方的原生态文化。

它是以遵循乡村价值体系的“柔性助力”方式,涵养了乡村文化的活态性,并带来了“造血”效应,让乡村沿着自身价值谱系实现高质量发展。

朱启臻就曾表示,乡村振兴要以乡村价值系统为基础,善于发现乡村价值,探索提升乡村价值的途径,切忌把不可分割的乡村整体人为分割开来,就产业论产业,就环境论环境,就文化论文化,用脱离乡村价值体系的产业、项目破坏乡村生态系统。

就此而言,“乡村游”无疑是谋求可持续发展的乡村可以服下的一剂“药”。它能让乡村实现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协调共进。

而今,短视频让很多个村庄也“活”了过来互联网打开了一扇门,跨过去便是春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